刘润如何落地“责权利”心法

我和小伙伴们说,虽然我们只有9个人,很“小”,但实际上很“复杂”。我已经相当于管理一家50人的公司,分配到每个人身上的时间也很少。

所以很抱歉,我可能“管理”不过来了。我们要“治理”。

必须依靠逻辑、依靠规则、依靠制度自我运转。这样我有一半时间出差不在上海时,办公室才不会乱成一团。

“治理”,就是定义好责权利的关系。确定公理,推演定理,不断优化,坚决执行。

我说,关于责权利的法则,我们只有一条公理:创造最大价值的人,获得最大的收益。

所有的制度安排,都是我用自己有限的经验和智商,根据这条公理,推演出的定理。


那我们,都有什么样的责、权、利?

我说,你们有决策权、达标责、优先利。我有否决权、支持责、劣后利。

什么意思?

决策权,是你们的。为了完成目标,工作应该怎么做,何时做,你们来决策。而我有否决权,为了更长远的考虑,对业务和行为,我可以有说“不”的权利。

达标责,是你们的。承诺了目标,是你的责任,要想办法完成。而我有支持你,提供资源,帮助你完成目标的责任。

优先利,是你们的。完成工作,实现目标,就应该得到利益,不论公司盈利或者亏损。而我,只能得到优先之后的“剩余分配权”。劣后的部分,是我的,可能很多,也可能很少,甚至巨亏。但都是我的事情,因为扛了更大的责任和风险。

所以,这是“治理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