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自由与责任和996

原文链接:https://kingmax.me/?p=8129

上周看完《变量2》,“第三章 代际革命”讲到996.icu这个在2019年曾引起人们广泛关注的话题,其中主人公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深深共鸣:

我(何帆)问阎晗和顾紫翚:“你们每天工作多少小时?”他们一笑,说:“那肯定要超过996。”那么,一个自己的工作时间超过996的创业者,为什么会带头反对996呢?

阎晗沉默了片刻,说:“996是挺低级的一种管理方式,是管理层的无能。


无独有偶,这一周我去香港路上,听到电台在点评搜狐的“迟到罚款500”的事件。我上网找了一下,张朝阳的原话是这样的:

“市场剥削资本家,资本家剥削员工”

1月14日,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时再度回应表示,搜狐的管理“其实还可以再严格一点”,只有工作时间足够了,才能更勤奋,更聪明的工作。他还表示,“搜狐是一个媒体平台,一个营销平台,一个具有创意的产品开发平台,大家同时在公司探讨、激发和互动是非常重要的。”他表示,新规实行的效果还不错,现在每天早上搜狐媒体大厦蒸腾的景象非常好。

蒸腾的景象非常好?还是只是表象非常好?

张朝阳,枉你作为企业家成名这么多年,还只是这个水平。


什么是自由与责任?就是心中有责任,身体有自由。

西洋汇公司从来不要求996,该吃饭就吃饭,该睡觉就睡觉,该拍拖就拍拖,该带小孩就带小孩。但如果公司有需要,有事情要解决,无论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都有人会站出来说,“我看看,我来”。

广义估算,我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100个小时。心中有火,下属是能够感受到,被点燃的,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,中游的员工。如果是实在点不燃的,就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员工之列。

新的一年,我在认真践行OKR。上一年,我们的OKR只是一个要求,却没起到多大作用,而今年,我们把它变成了一个“自愿使用的工具”。我自己,则要先把OKR用好,才能分享给其它同事,告诉大家,OKR怎么样帮助我们专注目标,推进项目,从而取得业绩。一个好的工具,如果能实实在在地帮助我们,自然我们就能内驱力去使用,而不需要强制。

智能时代,是“人”的时代,工作很多时不能单纯以“上班时长”来量化,影响产出的因素太多了。员工的心力,才应该是最宝贵,最值得企业家追寻的东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