积极主动:别让消极,把你拉入海底

转载自《得到》“刘润”:《5分钟商学院·基础》   

你有没有听到过,或者说过下面的这些话: “我就是这样做事的”,“他把我气疯了”,“我根本没时间做”,“要是我妻子能更耐心一点就好了”,“我只能这样做”……

是的。这些话在我们的生活中,如漫天繁星一样的常见。也许你已经意识到这些繁星很“消极”,你也一定知道消极不好。可为什么生活中会有那么多“消极”呢?是因为“生活太残酷”吗?我有必要提醒你,这个答案本身,也很“消极”。

有人立刻站起来反驳:“我说事实算是消极吗?我确实是办不到,他确实让我怒不可遏,我确实就是这样的,我就是我。如果积极是让我假装开心,我办不到。”

可是,这真的是事实吗?他说了不客气的话是事实,时间紧张是事实,你的妻子不够耐心也许也是事实。但是,这些事实让你没有了选择,所以不得不这么做,却未必是事实。这是推卸责任的“环境决定论”:我没有责任,责任在他,责任在时间,责任在我妻子,是命运、基因、环境决定了现状,让我没得选择。

真的就没有选择吗?

概念:积极主动

二战期间,一位犹太裔心理学家维克托·弗兰克被关进了纳粹集中营。

你们知道,被关进纳粹集中营,那几乎就意味着死刑。弗兰克当然很痛苦。很多犹太人都从“为什么”的愤怒和恐惧,逐渐变成“这就是命”的消极接受,最终精神彻底崩溃,死在集中营里。

在必死面前,应该算是没有选择了吧?

其实并不是。弗兰克看到,还有另一些人非但活了下来,而且变得更坚强。他们居然每天用玻璃片把胡子刮干净,高贵地面对苦难。他深受感染,决定“选择”用积极的态度生活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甚至唱歌搞活动,和集中营中的囚徒们一起,渡过难关。

战争终于结束了,弗兰克也最终走出了地狱,他写了一本著名的书《意义的呼唤》,他在书中说:选择态度的自由,是人可以拥有的最后一项自由。

消极,就是把苦难的责任,推卸给命运、基因、环境,然后怨天尤人,寻找心理宣泄,但对现实没有任何帮助。消极,就是在抱怨中臣服于困难。消极,就像一块巨石一样,把你,和你周围的人一直往下拉,一直往下拉,直到沉入海底。

所以,史蒂芬·柯维说,从依赖期,走向独立期,第一个必须建立的习惯,也是最重要的习惯,就是“积极主动”(Be Proactive)。积极主动,就是从“环境决定论”手中一把夺回“选择权”,就算看上去再不可能,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出积极的改变,哪怕是改变一点点,都是在浮出水面,游向岸边。

运用:如何积极地获得主动权?

怎样才能不让外部环境,或者别人左右你,积极地获得主动权呢?史蒂芬在书中介绍了几个方法。

第一,在刺激和回应之间,给自己思考的时间。

别人提了一个大胆的提案,你脱口而出“不可能”。他的提案是个刺激,“不可能”是你的回应。但真的不可能吗?先别着急下定论,至少在刺激和回应之间,给自己30秒时间想一想。别小看这短短30秒,它帮你从你的情绪手中,一把夺回“选择权”,然后交给理性和价值观。

第二,用积极的语言,替代消极的语言。

你的语言代表你的心声。

你说:我就是这样做事的。你心里其实在想:我这辈子改不了了。你把改不了的责任推卸给命运。试着选择积极的语言替代,比如:我可以选择不同的作风。

你说:他把我气疯了。你心里其实是在想:是他的责任,他控制了我的情绪。你把生气的责任推卸给别人。试着选择说: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第三,减小关注圈,扩大影响圈。

你关心健康、事业、甚至世界局势,这是“关注圈”。但关注圈中有些事,是你无法影响的,比如谁当选美国总统。关注圈中,那些你可以影响和控制的小圈,叫做“影响圈”。

怎么才能积极主动?把时间和精力,专注在影响圈上。

比如,我不能影响上海的房价,但是我可以增加能力,赚更多钱;我不能影响老板的脾气,但我可以学习向上管理,增强有效沟通;我不能让一天变成25小时,但我可以加强时间管理,拒绝不重要、不紧急的事情。

小结:认识积极主动

积极主动,是一个人从依赖期走向独立期,最重要的一个习惯,就是不把责任推给命运、基因、环境,积极掌握主动性,用“选择的自由”,对自己负全责。

怎么做?第一,在刺激和回应之间,给自己思考的时间;第二,用积极的语言,替代消极的语言;第三,减小关注圈,扩大影响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